一年检视:县域金融差异化发力小微企业

来源:www.taoranba.com

122

发布时间:2020-02-07 03:51

2018年6月25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为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提出了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措施。其后,金融纾困民营和小微企业的政策措施接连出台,2018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提出通过信贷、债券、股权“三支箭”支持实体经济,缓解民营企业融资困境;2018年12月,人民银行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以更优惠的利率价格向支持小微、民营企业的金融机构提供长期资金;2019年初,人民银行推出央行票据互换操作,进一步扩大银行信贷投放能力;今年以来到9月底,人民银行共进行了两次全面降准和两次针对农商银行、城商银行的定向降准。与此同时,监管机构对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的明确要求。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提出农商银行应准确把握自身在银行体系中的差异化定位,确立与所在地域经济总量和产业特点相适应的发展方向、战略定位和经营重点,关注服务本地、服务县域、服务社区,专注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并推出了相应的监管指标体系,在县域金融服务中占主导的农商银行迎来了更为严格的定位监管。

一面是全国性的民营、小微企业金融纾困,一面是针对性的监管圈定业务范畴。县域金融机构是怎样应对政策、监管与现实的多重考验的?这又将为县域金融带来何种影响?

形成业务下沉共识

银保监会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11.31亿元,其中农商银行发放4.23亿元,占比达37.4%,高于其他类型银行机构。

在今年的采访调研中,不少县域金融机构负责人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他们在近两年感受到了零售转型和业务下沉的内部动力和外部压力。即使银保监会没有出台有关农商银行差异化定位的监管要求,立足“三农”和小微、服务县域、服务社区也会是多数县域金融机构未来中长期的转型重点。

一方面,过去“轻松”发放的大额、跨区域贷款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开始接连出现违约,这类贷款违约会对机构资产质量造成较大影响。我国所经历的经济快速增长的阶段,其实恰好也是农村金融机构改革较为活跃的时期。通过改制,农信社不仅提升了经营管理能力,其金融服务内容和供给水平也有了较为明显的拓展。大部分的农商银行业务还是聚焦支农支小的,不过不可否认,在缺乏相应的资本金基础和风控水平的情况下,发放大额贷款、甚至银团贷款的机构也是存在的。这些机构在近一年来形成的业务困境,提醒着农村金融机构必须重回县域、定位社区。

另一方面,大型银行在政策引导下的业务下沉也间接推动了农村金融机构的继续下沉。近两年,针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政策引导、监管推动力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在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监管口径调整后,大型银行利用利率优势正在抢占县域优质小微企业客户。在这样的市场竞争环境下,融资成本较高的农村金融机构必须通过进一步深挖大型银行无法或不愿触及的市场,以维持良好的经营状态。

通过零售转型和业务下沉进一步聚焦小微主体,已成为农村金融机构的共识,但这不仅仅是业务范围和对象的改变。面对更难开拓的市场和更不易辨识的风险,农村金融机构必须在管理好存量业务的同时,转变经营管理思路和业务开展方式,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潜在市场。

把握县域小微的风控关键点

事实上,在经历了去年政策出台初期一系列密集的举措之后,今年以来,不少县域金融机构发力小微企业的做法已趋于有序性和长期性。

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联合广东银保监局在今年初共同启动了“访百万企业”行动,行动重点是要提升小微企业首贷率。在普遍性的走访后,广东省县域金融机构形成了对县域小微金融更多的认知。其中不少负责人表示,由于长期处于正规金融服务范围之外,相对于利息支出,县域小微企业更关注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和获得的便利性。因此,如何发掘县域小微企业的有效需求,是县域金融机构有别于大型银行需要重点突破的瓶颈,相应的风控环节也要与之相匹配。

除了经营缺乏可持续性这一小微企业的共性特征之外,存在极大的信息不对称是县域小微金融风险防控的关键难点,并且这一难点以目前金融科技水平难以突破。但相应的风控优势也较为明显,县域主体的经营和社会活动相对简单,其生产生活的变动性较小。对此,县域小微金融风控关键就转化为对其可支配收入信息的掌握。县域金融机构无需像大型银行一样完全或大部分依赖数字驱动,而是应当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结合线上线下信息,对贷款主体的未来可支配收入进行预测,进而给出风险可控的授信额。

正是因为了解了这一点,浙江农信一直是省内支农支小的主力军。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浙江农信全系统存款余额20420亿元,65家行社是当地存款冠军;贷款余额13897亿元,62家行社是当地贷款冠军;同时,全系统不良贷款率仅为1。16%。得益于对单户贷款上限的把控和十余年时间“走千访万”的线下信息挖掘,即使面临2012年以来“两链”风险的考验,浙江农信不仅有效防控了风险,而且实现了平稳增长。目前,越来越多的农村金融机构不再过度执着于对抵押和担保的依赖,开始通过关注还款来源扩展信贷投放量,在此过程中线下布局与数字化转型共同推进,与其他银行机构完全不同的风控和经营手段正在县域小微金融市场中逐步形成。

分工与聚合的初步推进

上述县域小微金融市场的形成正是对应了《中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报告(2018)》中所强调的金融体系的内部分工,即各类型金融机构错位发展,发挥各自优势,着力增加小微企业金融资源供给,促进市场良性竞争。

金融机构之外的力量,也在不断的磨合、创新中受到了小微金融市场的更多关注。

首先不可回避的是金融科技支撑。包括科技企业、信用信息平台等在内的服务主体,对于小微金融是近几年才有的事情。在监管要求的调整下,小微金融服务参与者中目前已形成了较为明确的资金供给方和技术服务方,在责任明确的情况下,这样的小微金融更能够做出增量和差异化,各参与方能获取适当收益,小微金融发展也得以有序持续下去。

在零售转型和业务下沉的共识形成后,不少优质农商银行也在数字驱动金融服务的基础上,注意到了机构管理的数字化转型。记者在潍坊调研过程中了解到,潍坊市联社为下辖农商银行设立了相应的“线上驾驶舱”,通过更层级业务数据的精细化呈现,县域金融机构的小微金融发展因为有了对标也能更具科学性和持续性。

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小微金融学者和参与主体也关注到了非金融支撑的价值。小微金融服务说到底是为了促进小微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有序发展,同时,非金融服务有助于促进小微经济生命周期的延长。近年来,全国很多县域地区都建起了产业园区或特色小镇,在政府的统一规划下,入住其中的小微企业除了生产经营规范性得以提升之外,相应的经营信息也能更准确地被金融机构获得,这也成为了县域金融机构目前开展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新突破口。

一年检视:县域金融差异化发力小微企业

企业 金融机构 银行 机构 县域
极速赛车app 极速赛车8码公式 千旺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的龙虎怎么买 千禧彩票是真的吗 趣彩彩票计划群 云鼎彩票计划群 9万彩票计划群 旺旺彩票计划群 百益彩票计划群